编办概况

胡鞍钢:中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时代

【来源:中国机构编制网 | 发布日期:2013-10-25 】 【选择字号:

   10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尼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发表演讲中提到,“中国正在制定全面深化改革的总体方案,总的是要统筹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建设等领域的改革,努力破解发展过程中出现的难题,消除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这向世界传递了即将召开的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最重要信息:中国进入全面深化改革时代。

  中国改革开放是前无古人的创新实践和伟大事业,既没有现成的改革经验,也没有成功的改革先例,主要是靠中国共产党及广大人民探索和创新。不过它本身有其自身发展逻辑和历史逻辑,从局部到整体,从浅层次到深层次,从外围到内核,从一个方面到某些方面,再到各个领域。

  从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已经经历了35年的时间与实践,党中央曾先后作出三次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全会决定:1984年党的十二届四中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1993年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若干问题的决定》;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若干问题的决定》。这些决定是以经济体制改革为主题和基本线索,很少涉及其他方面的体制改革,不过在实际改革进程中,已经逐步涉及并扩展到其他领域的体制改革,也为“五位一体”的改革创造了前提条件。

  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了21世纪上半叶“五位一体”社会主义现代化总体布局,标志着中国进入“全面现代化”时代。与此相适应的中国改革也进入“全面改革”时代,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任务就是制定并通过未来10年全面深化改革总体方案,全面统筹推进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文化体制、社会体制、生态体制“五位一体”全方位的改革,旨在激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全方位创新,进而全面释放改革红利。

  这就是“全面改革”的深刻含义。其次就是“深化改革”,即破解多年改革的难题,清除改革的障碍,诚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提出的“敢于啃硬骨头,敢于涉险滩,既勇于突破思想观念上的障碍,又勇于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

  全面深化改革并不是目的,而是实现“五位一体”全面现代化的重要手段。为此,党的十八大报告已经明确了各领域改革主要目标。

  分领域看,经济体制改革仍然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点和基础。政治体制改革仍然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难点,又是其他体制改革的政治保障。文化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新兴领域,也是取得重大成果的领域。社会体制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领域,也是不断取得重大进展的领域。加快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既是全面深化改革的紧迫任务,又是关系长远发展的制度安排。

  总之,“五位一体”的体制改革,是全面改革的重要标志,反映了中国的总体改革、配套改革和协调改革的顶层设计与长远设想。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就是“到2020年,形成系统完整、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使各方面制度更加成熟更加定型。”可以预期,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将成为中国“改革升级版”或“2.0”版本的改革方案,与“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是一致的,又是相辅相成的。 (作者胡鞍钢,为清华大学国情研究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